盒子
导航

恩师的来信

中学毕业已有六年余了。上一次见到黄惠志老师是在过年时的班级聚会上,在县城的 “ 花山神话 “ KTV里。

我们毕业啦!

两天前换了个手机号,群发了条短信告知给位亲朋好友,今日收到恩师的短信,信中道:” 很久没有教像你这样优秀的学生,常常想起你,老师在本县职高附中初中部工作,家住县城金源名居8栋502,有空来坐坐。黄老师 “;看完短信,我心里顿生惆怅,心情沉重,脑海里翻涌着那三年经历过的点点滴滴,而又看看我所走过的这几年,我想我实在不是一个好学生,毕业那么久,竟没有几次好好地回去看看各位恩师,倘若要把这列入 “孝” 字的范围之内,那我算是大不 “孝” 吧! 我在回信中道: “ 学生实在是惭愧,毕业这么多年都没有几次去好好看看您们这几位恩师,也没有写信。我现在上了大四,过两天回上海实习,您的地址我记下了,过年回家我一定去看看您,叙叙旧;初中三年都是在恩师们的关怀和用心栽培下走过的,那一点一滴,我都不曾忘记。”

求学生涯中所遇到过的每个师长都是我的恩师,尤其是初中的老师。而在我心里份量最重的,要属初中的三位:教授数学的黄惠志老师,教授英语的何英葵老师,还有班主任黄文华老师。

上中学之前,就有听闻黄惠志老师,那时黄老师是大姐的班主任,每次和大姐聊起学习,聊起她在学校的学习生活,她总会提起黄老师;他和蔼可亲,数学教得超好,对学生体贴入微。是受大姐的影响吧,还没上中学,也没见过黄老师的我那时就在想,我上了中学之后我一定要去他带的那个班,我要做他的学生,倘若不在,那我就转班。开学时我便去看了分班名册,那是贴在学校的宣传板上的一张张大红纸,我清晰地看到我在90班,班主任是黄老师,但并不是这个黄老师。黄惠志老师是89班的班主任,而我在90班,我就立马做了一个决定,要转班,转到89。后来打听才知道90班是重点班,而数学就是由黄老师来教授的,于是我才打消了转班的念头。再后来,我才知道我是进去的学生里面成绩最好的一个,那时我是乡里的第六名,直到中考毕业,我依旧是成绩最好的一个,从来都是。

对黄老师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,是初二的一次几何测验,我本来可以拿100分,但后来他只给了我98,扣了2分是因为最后一道题在答题的时候我把 “ 邻边 “ 的 “ 邻 “字写错了,老师在这个字上圈了个大红圈,扣了两分。我把右耳旁写在了”令”的左边,写成了左耳旁。我总是把 “ 邻 “ 字写错,以至于后来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左耳旁还是右耳旁的才是正确的。每次数学测验收卷之后黄老师都会立马改卷,就改我们几个的。于是偶尔的在办公室里看黄老师改卷便成了一种让我很心急的期待,带着些许的激动。我不止一次地在他教授的科目上考满分或接近满分,然而模拟考的一次粗心,让我漏答了4道题,20分就这么没有了,快交卷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由于将试卷折叠在一起而漏答了4道题,而考试的时候自己还在窃喜这次竟然答题答得如此之快,考完出来我告诉了黄老师,黄老师知道之后还骂了我,说我太粗心。

他总是让我感觉到很和蔼可亲,每次我遇到解不出的难题去问他,他一时也解决不出来时就会在旁边找个位置坐下,然后像个学生一样拿着笔,双手趴在书桌上,凝神看着题,寻求解法,我就在旁边站着,一起和他思考解决的办法,不时地交流着各自脑海里冒出来的一点点思绪,有时候问题最后还是我自己想出的解决办法,然后就变成了我给他讲题。这一个画面在那三年里不只一次地出现过,而在当时以及当我毕业之后,我发现我竟是如此地享受那个过程,而时光飞逝,它也离我越来越远。

中考结束后的若干天,我去了母校查分。在校门口班主任见到我的那一刻,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,很高兴地问我,” 巫德宝! 你猜你数学考了多少分?” 而我不知为何心里却是那般地平静,笑着说,不知道。班主任道:”满分!” 然后递过来一个红色袋子,里面装着一张奖状和一本笔记本。而在我的猜测里,换了黄老师他便不会那样激动地问我。中考之前的一次补课,是在周六晚,和黄老师在篮球场投篮,聊着天,他说,54级也有一个学生像你一样,很聪明,后来上了宾阳中学,在这里常常是第一,但去了那边高手如云,成绩总是远落后别人,后来压力太大,得了精神分裂症,你以后上了高中,要放平心态,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,比你成绩好比你聪明的人会有很多,你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。他的这番话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,久久不能磨灭。多年以后的今天,当我回想起那三年所经历过的点点滴滴,我会感慨,也会怀念,脑海里会泛起那每一点每一滴。

我一定会记得,我曾和您一起,解题,聊您以前的学生,聊您的中学,聊您以前的求学生涯;中学三年,您是让我最为钦佩和敬爱的一位恩师,从没进校到我毕业离校,从来都是。

我还想再一次坐在北中二楼90班的教室里,听您讲课,然后在您叫人上去解题的时候,我依旧怀着期待的心情高高地举起右手,而您却依旧没有让我上去解题……